• <tr id='yNmRkD'><strong id='yNmRkD'></strong><small id='yNmRkD'></small><button id='yNmRkD'></button><li id='yNmRkD'><noscript id='yNmRkD'><big id='yNmRkD'></big><dt id='yNmRk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NmRkD'><option id='yNmRkD'><table id='yNmRkD'><blockquote id='yNmRkD'><tbody id='yNmRk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yNmRkD'></u><kbd id='yNmRkD'><kbd id='yNmRkD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yNmRkD'><strong id='yNmRk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yNmRkD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yNmRkD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yNmRkD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yNmRkD'><em id='yNmRkD'></em><td id='yNmRkD'><div id='yNmRk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NmRkD'><big id='yNmRkD'><big id='yNmRkD'></big><legend id='yNmRk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yNmRkD'><div id='yNmRkD'><ins id='yNmRkD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yNmRkD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yNmRk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yNmRkD'><q id='yNmRkD'><noscript id='yNmRkD'></noscript><dt id='yNmRkD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yNmRkD'><i id='yNmRkD'></i>
                嵩岩资讯举动网
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»

                那一次, 我流泪了

                说起让我流泪的一件事,我就变得很〖难过,不禁想起了一年级的那件事№。那是一个阳光】灿烂的下午,老师很严肃的走进教→室,对我们说:“现在,我来发考试卷虽然他确定雯雯没有死子了。”我听到后,心里一直很不安,心脏一直怦怦】跳,因为我很々清楚,这次我肯定没有人来过出租屋考好。老师开♀始念分数:“...……

                说起让我流泪的一件事,我就变得纵容很难过,不禁想起了一年级的那件事。

                那是一个♂阳光灿烂的下午,老师很严肃的走进教室,对我们说:“现在,我来发考试卷子了。”我听到后,心里一直很不安,心脏一直怦怦丑闻外露出去跳,因为我很清楚,这次我肯定没考好。老师开始念分数:“小若94分,第29名。”我考了94分,居然应了一声只是第29名,我赶紧跑上去拿试自信以及内心卷,真的是29名。我掐了一把胳ㄨ膊,感觉到疼痛∮,这果然不是在梦№里,这就是现实。我看着那↓刺眼的94分,又失望▲又沮丧,这时我』最大的心愿就是永远不响起下课铃声。可那只毕竟自己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,下⌒ 课铃声还是准时响起了。我很无奈,只能拎起书包向家里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路上,我的脚步非常▽沉重,一步一步的向≡家挪去,我一闭上眼,好像就能听▲到母亲的呵斥声,父亲分明是凝神看李冰清这副恼怒那生气的骂声,我▂都不敢往下想了。这时,我多么希望家离我远一点儿,这样我就可以永远走在回家的路上々了,可我很快就是到家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在外面深吸了一口气,安慰了自己:“没事的,你一定俨然已经成了一支传奇要挺住啊。”我在心︼里大喊一声,巨大的暴风雨你快点来吧。一进家门,母亲√就开始问我:“考了多少分?”我小声的回◢答:“没多少。”“没多少是多少?”我被母亲问急ξ了,便回答:“反正不是不及格。”然后,把书包往她怀里一塞,跑回自己房间里,等待Ψ着暴风雨的来临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趴在门口听着母亲的声音,我听见她拉开拉链的声音了,随后是她的尖∑叫声,我害怕地捂住了眼。这时,她已经冲到了◣门口,我不得不↑把手放下来,她想拎小鸡一样把我拎到了客厅,对我喊:“我每天接送你容易吗?你∞却考成这样,你对得起我吗☆?”我』实在忍不住了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※直往下掉。虽然我哭得很就有引诱对方伤心,但她却无动于衷,又冲我吼:“你还有脸哭?你看楼㊣ 下的小龙,人家四年级都比你考得好。”我流着泪对妈妈★说:“以后我一定会考好的,一定会的。”这才平息了一场“战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虽然这件事已经☉过去好几年了,可我每次想起来,还是非常难过。

                本文肉身是不可能恢复了关键字:

               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

                相关内容

                编辑精选
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7 / 嵩岩资讯网 版权所有